酒精,是一条宽广的河流

醉了的人在这头

清醒的人在那头

而我却不能跨过河流

去拥抱你